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54

     

    【全职小段子】如果混乱有颜色,必定是黄粉相间@黄少天@张佳乐

    【全职小段子】如果混乱有颜色,必定是黄粉相间@黄少天@张佳乐
    黄少天淋雨着凉了一直嚷嚷着肚子疼。
    因为肚子疼不想打荣耀就刷着手机微博看粉丝留言于是话更多。
    喻文州从晨起就开始被吵觉得这实在不是办法,就在黄少天喝下第三杯热水仍然并卵后下楼去找一干队员寻(duo)求(bi)帮(zao)助(yin)。

    —叶修叶不修:“你就看好他也省的他下楼来了。”
    —喻文州:“我们两个都缺席会耽误训练的,前辈^_^。而且楼上的法国(基)队下来找了两次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孙翔:“那你就带他出去养呗!”
    —喻文州【内心】:MD智......勇双全说的就是你吧。
    —李轩:“吴羽策说喝热水,喻队。”
    —喻文州:“已经喝过了然确实没什么用。”
    手机QQ有人弹他,喻文州打开一看是兴欣的包子入侵
    —包子入侵[语音]:“方丈!(划掉)狮子座不舒服啊你把手机给他我给他唱首歌!”
    —喻文州:嗯你唱吧他在这。
    然后屏侧静音默默收起手机。
    —叶修叶不修:“文州,沐橙让你到她那去,她说她冲了好东西给你。”
    一边低头回QQ:什么东西啊?//疑问//
    —隐藏一脸懵逼喻:“那好前辈,我现在就过去。”^_^

    半晌,喻文州端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老姜红糖水,收起尴尬的微笑走出了苏沐橙的房间。
    ———————————————————————————
    黄少天的内心是拒绝的。
    他表示太丢人了!就算自家队长把杯子放在他手边看着他的抗拒眼底的笑意又深了三分,他也绝不去碰那杯散发着甜腻香味色泽诡异的液体。不!绝不!一口也不!
    喻队下楼去训练了,黄少天一个人留在屋子里自言自语到缺氧没意思,走到门口冲着外面发呆,觉得自己像个等孩子(老攻)回来的娘(怨受)。
    正呆着愣神忽听得走廊那头铛铛铛一阵乱响冲上一个人来,那人一路狂奔神色慌乱,看到他这屋开着门面色一喜三步并做两步光速飞奔而来推着黄少天冲进房间反手关门梆!!!
    整套动作一气呵成。
    黄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飞驰进屋堪堪刹住正大口喘着气的那人,不是张佳乐又是谁?
    揉着被小辫子打得生疼的脸,深感信息量炸裂苍穹的他一时竟大脑当机说不出话来。一边张佳乐已经筋疲力尽的一头栽倒在床上,挂着一副大难临头的绝望表情不住的哀嚎:
    “我去,我完蛋了!刚刚玩手机被副队看着了吓得我抓着手机把腿就撩啊!完了完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一会被逮(dei)了我可怎么办啊?!!TAT”
    (放弃吧张佳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投案自首是犯罪分子的唯一出路)
    那边张佳乐还在哀嚎:“完了完了现在韩队肯定也知道了!等我回去,不,不用等我回去他绝对又该嘈我了!(在张佳乐家乡昆明地区,\\骂\\字写作\\嘈\\读作\\操\\)上次我玩手机被他发现他嘈了我一整天呐!他嘈我啊!别人来了他也当面嘈我啊,嘈得我在别人面前好几天抬不起头来!”
    黄少天表示霸图贵圈真乱他以后再也不能直视韩文清了。震惊了许久的他终于再次缓过来,惊恐地看到张佳乐随手抓起一杯色泽感人的液体正往嘴里倒……
    “哎哎哎哎哎哎别那是……”
    “噗!!!”
    张佳乐发誓他真的以为那杯已经凉掉了的液体是可乐来着。
    黄少天再想阻止已经晚了,棕褐色的液体被喷了一身一床,空气中弥漫开一股生姜与红糖异样的甜香。
    “啊啊啊啊啊张佳乐那是红糖水是红糖水啊!你你你快把衣服脱了我来收拾一会队长回来看见我没喝不说还把他的床搞成了这样我就死定了!赶快赶快赶快赶快赶快!”想到队长随时可能出现,黄少天顿时大飙语速手速手忙脚乱地消抹痕迹一边催促着张佳乐,忽的一股恶寒直抵尾椎,背后苏破天际的声音极其不合时宜的响起:
    “少天,我回来了。对了,你有没有看见张佳乐?张新杰在找……”
    喻文州有些绝望的想一定是自己打开门的方式不对,不然为什么一进门就看到霸图的张佳乐出现在房间里一脸生无可恋的往身上套着黄少天的衣服腰线还裸露在外面,而自家副队正满头大汗地把他的床垫翻过来?
    还有那一件丢在地上染着斑痕的T恤是怎么回事?空气中甜腻的香气又是什么情况?他训练的时候自己的床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纵然冷静如他也刹不住内心一万头羊驼奔驰而过……
    喻文州:谢谢,我也觉得自己挺不容易的。

    ——来自苏黎世神奇的国家队

     

    黄少天张佳乐喻文州全职高手全职国家队叶修叶不修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