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89

     

    [王者荣耀]心疼总是被削的亮亮

    “MAYA为什么我又更了系列”
    ——————————————————
    心疼总是被削的亮亮

    诸葛亮踉跄着从蓝BUFF草丛里出来时,已经被拼掉了半条血。
    他看着被压了兵线的中路塔上迭起的红光,点起回复冲到塔下时,已然只见兵线不见人。
    故作轻松地一笑,东风破袭清理了压到塔下的小兵,他便恬然站在塔下回血,不肯再向前半分。
    即使闭上眼睛他都知道对面的中单大致在哪片草丛里的什么位置,从哪个角度有很大的几率消耗得到,然而他却做着曾经有些不屑的退让,左右走着位畏缩塔下。

    他不是不想冲出一战,但曾经的他或许可以,如今却不能。
    身体一天天的虚弱,战力削减,他以一种不可察却也不可逆的速度坠落云端。
    ————————————
    第一次弱化的征兆发生在一次单纯的清线中。
    他摸透了敌军的行进套路,在草丛里未蹲上许久就将鲁班抓单咬住,一套技能打下来,只瞬息之间便让对面回了泉水。
    战队里一片喜闻乐见,恭贺之声连连,他却恍惚着抬头,看着自己掉了一半的血条和所剩无几的蓝条。
    刚刚的,是错觉吗?

    然而却再也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细细体味,最后的审判来得令他也猝不及防。
    团战之时,他用元气弹锁定住对面的貂蝉,诡谲的走位令对面坦克措手不及,光弹发出,羽扇轻摇,他眉宇间一丝得意的了然神色,仿佛预见了已定的胜局。
    却不料眼睁睁的看着那貂蝉受了原本必杀一击仍得一息尚存,头也不回的奔回泉水。
    这……不可能!失误还是……?失了五枚刻印的他只得缩在坦克背后小心的刷着被动,脑中仍在回想着方才的失利,无论怎样分析都全无道理。
    恍惚之间身侧草丛中一道白影飞出,再要躲时已不能抽身,凌乱的脚步似有千钧之重,清脆的啼鸣声中凤凰腾舞,刃光缭乱,一簇簇血花飞旋着溅上半空,定格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透过一片灰白的视线,他翻看着敌军的出装,目光停留在貂蝉一栏,
    没有名刀。
    ————————————
    自那一日以后,他继续着一步三算的操作,却再难体会一次决胜千里的快感。
    曾经引以为傲的实力正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生着偏转。
    从何时开始,法球打在对面的攻击伤害显得那样力不从心?
    从何时开始,元气弹已经收不走百分之二十残血的敌人?
    从何时开始,他一次次的时空穿梭计算着地形的走位,却还是眼见着追兵一步步拉近了距离?
    慢慢的,习惯了守在塔下孤独的刷新着一技能,宁可压抑下精湛的走位优势也绝不浪死。也习惯了,用大招打出和一技能一样的低廉伤害,然后缩在队伍末尾安静的刷着被动。
    他也习惯了一次次遍体鳞伤着回城,再尽力赶向日渐遥远的战场,但求为时未晚……
    ——————————
    夜深人静时,军师有时怅然无眠,也会回想着曾经的自己。那是一人控住全线的中单法师,东风破袭的精准消耗令人心惊,单挑时时空穿梭贴脸打出一套被动齐备,团战中出其不意放大收人,十层刻印华光流转绕身飞出,紫电蓝芒震彻沙场。
    那个运筹帷幄、神采飞扬的军师,那段局局五杀,风光无限的时日,已然裹挟在四起的烽烟里,淡化着消逝了痕迹。
    一次次力量的流失,他又能在这英雄齐聚的沙场上,走到多远?
    “亮……定当鞠躬尽瘁,以报主公恩德。”
    声声恳切的承诺里,又吞咽下多少被迫改变的无奈和辛酸?
    一曲长歌之中星移斗转,谁还将记得昔日锋芒恣肆,举盏共饮的畅怀?
    流放在时空边缘的天才旅者,游走过栉风沐血的岁月蚀刻,仰望着昔时的神坛强作起镇定自若的无谓神色。
    ——————————
    而胸中的执念自始至终未曾半分动摇。
    倾尽微薄之力也要守护的同伴,主公、嫂夫人、阿云……只求尚能紧随他们征战的脚步,只求能够守护大家的笑颜,便已了无遗憾。

    “亮……”

    ————————————
    我不好好更文跑来写了些什么(/ω·\*)
    我亮又被削QAQ已经不能忍了
    心疼亮亮,每天都辣么辛苦……
    然后还削?还削!
    我有一言就在嘴边自知当讲,天美来谈?(乂`д´)
    ————————————
    最近总爱写一些让人不知所云的捉急玩意(:з」∠)_

     

    王者荣耀诸葛亮云亮玄亮

    评论(2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