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45

     

    [韩张]性转 今天醒来也看到一个温柔的副队 三

    [韩张]性转 今天醒来也看到一个温柔的副队 三

    清晨六点,睡了一夜沙发的韩文清悠然醒转。他放任自己又睁着眼躺了一会,越发觉得屋里有一阵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好不清晰地传来。
    !!进贼了?这是韩文清大清早起来的第一反应,他下意识的绷紧了肌肉,被子一掀做了个霸气翻身下床的动作,随即鼻梁狠狠地撞上了意料之外的靠垫将他又弹了回去。
    去!自己怎么在沙发上?这是韩文清捂着鼻子时在清冷的晨风中的第二反应。
    眼疾手快地扒住沙发垫边缘,把自己险些被周出去的身体又硬是拽了回来,在狭小软垫上缩了一宿的韩文清正愕然于身体传来的腰腿酸痛精神不振感而愣着神,忽然听见本该是自己躺着的卧室那边分明传来一声刻意压低的嗤笑。
    他抬头,努力睁大尚有些惺忪的睡眼,看见一道绰约的身影悠悠然晃到眼前,从房间那边伸着头认真地看向他,韩文清终于依稀记起来,出现在房间里的正是昨天才确立了女性身份的张♀新♀杰。
    张新杰只着半身往日穿习惯了的小熊睡衣,赤着脚从他的卧室里走出来,抿着唇看他四体半残动作僵硬的把自己从沙发里扒拉出来。
    是了,昨天张新杰躲到他这里来了,并且很有女人自觉的把他礼貌地从卧室里请了出去。韩文清坐起身,手肘撑着膝盖,半眯着眼瞥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他还真不知道自己竟然能有一天这么早就自然醒,除非是此刻房间里起床的气氛像此刻这般太过浓烈而又不容置疑。
    两人简单的互道了声早安,张新杰便开始自顾自按部就班的忙碌。韩文清随意往身上套着衣服,看着张新杰套在宽大的睡衣里晃晃悠悠。可能是裤子太大了卡不住腰,也可能是刚入秋燥热的天气让人穿不住太多东西,于是只套着上半身睡衣的张新杰就这样出现在韩文清面前。那人在胸部明明绷得很紧的衣服垂到腰下竟出奇的宽松,一路盖到腰臀以下。韩文清的视线也就很自觉的在张新杰若隐若现的大腿根处流连。睡衣的后摆随着那人走路的动作微微扬起,却恰到好处的遮住了令人难以自禁的位置,只看到光洁的双腿交错着修长的曲线,一下一下撩拨着他的心弦。
    以及小腹。
    事后韩文清说张新杰当初是在色诱他,那时张新杰微笑得很干净并且认真地反驳说他没有,发生在韩文清身上的不过是晨起的正常生理反应。但无论张新杰怎样解读这件事,韩文清当场硬了仍然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当时韩文清咬牙切齿地冲着冷水淋浴时,还是默默地给霸图的副队记了一笔,虽然并没记上多久。
    因为就在他擦干头发从淋浴间里出来的时候,闻到了鲜少属于这个房间的早饭的香气。
    烤面包片就是比干吃就茶要好。韩文清半叼半咬还一边吹着张新杰拿平锅刚腾好的面包这样想着,一边戳了戳眼前盘子里的煎蛋。他想起和他们这些三餐四餐五餐热饭一概靠食堂的队员们相比,张新杰至少每天的早餐是自己解决的。
    有人热饭的日子就是好,韩文清觉得自己连茶都懒得去泡了。“是不是堕落了啊……”他稍微感叹了一下。
    那边张新杰做好了早饭却没有急着来吃,而是扯过一块抹布闷头擦着灶台。韩文清这才想起几乎一个月没开过火的灶台可能是一副什么样子。他撂下筷子,起身走到张新杰旁边,道:“我来,你先去吃饭。”
    “不用,我就简单擦一下,中午再收拾。”张新杰抹过最后一块边角,把抹布展开在水龙头下冲了冲,顺势把手洗了,和韩文清坐回餐桌边。
    随着张新杰的加入,早饭就在一片静默无言的气氛中结束了。
    当时韩文清并没有意识到“中午收拾”是一个什么概念,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自己出去组织训练而张新杰躲在自己房间里照常上线的日子。

    然而韩文清和经理谈完回来的时候,甚至以为自己可能进错了房间。
    他看着门口从长到短依次挂着的一溜衣服暗自愕然,生平第一次知道自己成套运动服的上衣和长裤可以服服帖帖地挂在同一个衣架上。韩文清想了想,没敢脱衣服,却生平第一次把脱下来的鞋摆到了鞋架上。
    再进屋,环视四周,房间里虽然没有怎么擦,但原本杂乱的地方东西都被归置得立立整整,分类标准粗略看来有形状大小甚至颜色……张新杰正在冰箱边上专注地擦着,见他回来简单招呼了一声,韩文清问中午想吃什么他也只是随便嗯了一下,完全没有多理会。
    看着张新杰自顾自忙碌的背影,韩文清也是无奈笑笑,都习惯了。

    张新杰快速擦着微波炉上的灰尘,觉得自己差不多该收工了。这应该不是他第一次打扫韩文清这屋,但上一次操心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他甚至都不记得韩文清还有个微波炉。
    把手上的灰尘不太容易积,但相应的,积久了也不是很容易擦,尤其是像韩文清这种东西不用就能过几个月不管的。
    他攥住抹布随手拉开了炉门,意外的在里面看见叠的整整齐齐的黑色的一件。
    微波炉里还能藏东西?张新杰微蹙着双眉研究了一下刚刚发现的不明物体,在初步确定了没有什么异样成分之后,腾出右手将那东西划拉了出来。里面的东西几乎是立刻滑了下来,被他眼疾手快一把捞住,看手感是一件衣服。他正想要抖平再按原样叠回去,仔细一看却愣住了。

    藏起来的,是一件……裙子?女人穿过的,裙子?

    “韩文清,这是什么?”张新杰双唇紧抿,抖着手打量着刚从微波炉里拎出来的黑色裙装。
    他砰地一声关上炉门,不顾上面簌簌抖落的灰尘,将那件紧身连衣裙一把抓在手里,踉跄了一下才稳住身形,随即快步走到一脸懵逼的队长面前。
    韩文清通着电话正准备定外卖,猛然见张新杰气势汹汹地朝他逼来,不禁心头一颤,硬生生的掐断了电话。瞥见的那人双眼中隐约透着冰寒瞪得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张新杰将那条完全不眼熟的裙子举到他面前。这怎么是从他房间里搜出来的?韩文清捉急的回忆着,忽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事情还要追溯回第四赛季霸图夺冠之后。某一天韩文清醒来,发现自己的老妈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俱乐部门口。起初他以为老妈是得了消息来庆祝一下,没想到母子相见话还没说两句,就被硬拐到问他找的女朋友这件事上。
    “大儿子 ,啥时候找对象了也不跟妈说一声?”
    看着自己母亲笑眯眯的举着带给未来儿媳的见面礼,指着手机,催着让韩文清带“他女朋友”张新杰过来给她瞧瞧,韩文清思及前因后果,终于想了一下自己日常榜上有名的话题热度,不禁暗自向屡次要求他多发微博的俱乐部经理比了个中指。
    果然,刷微博热度这种事,搁俱乐部那,是扩大宣传提高声望,搁他们职业选手那,那就都是事儿。
    一番解释费尽周折,韩文清总算是让自己的母亲相信张新杰是霸图的新任副队长而绝不是他的女票,更不是什么网上谣传的人妻大奶居家必备,同时再三的劝告她只看他微博就可以千万别看下面蕴含了种种不可名状的999+粉丝留(yi)言(yin),韩母这才感慨而作罢。
    一边唏嘘着从霸图门口进来一路连个姑娘都没看到,一边叮嘱着自己儿子要多留意早下手领个媳妇回家,韩母只留了两日就回去了,带来的礼物在亲自试穿发现并不合适之后总算是留在了他这里,被韩文清随手塞进他从来不用的微波炉里丢到了冰箱上面,几年后的今天又被张新杰扫了出来。
    “这,是谁的?”张新杰站在面前很平静得询问,声线中夹带着些许女性的温柔,但韩文清分明看到才被推起的一对镜片上寒光闪过,极其瘆人,不禁一时失语。
    韩文清想这倒是应了某句话:作过的死,迟早是要还的。
    他倒是很想和张新杰说这是我妈给你的聘礼,但回忆中某狂剑被暴走的牧师挑出浮空的血腥场面仍历历在目令人遍体生寒,不由将嘴边的话又强行咽了下去。
    “……不是我的。”
    “当然不是你的。”张新杰挑了挑眉,觉得具有此刻理解能力水平的韩文清非常接近孙翔。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了一条裙子就去贸然逼问队长,但也忍不住的疑惑:难道队长暗地里交了女朋友?平日里完全让人看不出来。而且有女朋友……是好事啊,何必连他们都瞒?
    都说不怕战术大师推理,就怕战术大师推理得天马行空。此刻的霸图副队张新杰,面对微波炉里出现连衣裙这种超自然现象,早已将束住理智边缘的那根绳生生扯到了十里之外。
    难道队长和她没有正式的关系?那么就是炮友?不队长怎么会有炮友?但是再想到时常被林敬言丢在兴欣的衣服,对于眼前出现的这条裙子他也只能做此解释。他的队长,他一直以来尊敬着的人,暗地里竟是做过某种不可名状的事情?
    张新杰觉得自己很难再分析下去,眼底的惊诧带着一丝恼意,最后却是失落悄然蔓延,无缘由的酸涩缠上心头,一深一浅地绞动着那里鲜少被触动的柔软,传过阵阵钝痛。自己这是怎么了?
    黯然敛去眸底纷杂的万千情绪,再抬头时,镜片之后已然了无痕迹,取而代之的是往日沉静如水的神色。微不可查地咳呛了一下,刻意压低的声线中带上了鲜少有过的打趣,温和而又字字清晰。
    “队长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怎么不和我们说?”
    见韩文清只是沉默,张新杰顿了顿,又道:
    “也该带来让大家见一面。”

    ——————————————
    那么韩队的伪修罗场来了,张新杰和只存在于张新杰想象中的韩文清女朋友。震惊!这究竟是……(拖走)
    ——————————————
    刹不住闸(闸啊不存在的)的小鱼我默默把上中下改成一二三……
    卡了一周更出来好长(并不)
    其实这周有两天小鱼学校开门考
    成绩出来还不错(*/ω\*)
    ——————————————
    还是那句话,绝对不坑。( ・ㅂ・)و up
    求小红心小蓝手(●'◡'●)ノ
    ——————————————
    最后,短小的脑洞
    ——————————————
    [如果韩张性格互换]
    张新杰:“呃……哈啊!韩文清你……动快点!”
    韩文清:“不行,我查过,现在这个频率最适合获得快感。”
    韩文清说着看了一眼秒表。
    ——————————————
    [如果张新杰被喻文州附体]
    张新杰:“队长,带你女朋友来给大家看一眼行吗?^_^”
    韩文清:“新杰,我没有女朋友。”
    张新杰:“队长说谎了吧,秋葵吃吗?”
    韩文清:“?”
    ——————————————
    [如果张新杰被周泽楷附体]
    韩文清:“新杰,叫出来。”
    张新杰:“嗯。”
    韩文清(深入):“叫两声我听听。”
    张新杰:“嗯嗯。”
    ……
    韩文清(内心)[你嗯个什么劲啊!]

     

    全职高手张新杰韩文清韩张霸图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