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186

     

    黄少天闲暇时除了吸喻还会看同人

    黄少天闲暇时除了吸喻还会看同人

    ——————————————
    写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系列
    神转折
    慢热
    结尾HE
    是HE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睛⊙⊙

    ——————————————

    “要走了?少天。”喻文州把黄少天堵在房间门口,余光借着走廊里昏黄的光线扫了一眼屋内,熟悉的床铺、桌椅都在,电脑也还是朝着原来的方向,只是每一处摆设都异样的整齐。房间里细碎的将昔日生活填满的物件如今尽数消失,仿佛从未有人住过一般。
    “嗯我要走了队长,队长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不用专门来送我的吧?”黄少天冲来人咧嘴一笑,队长猜得到他选择离开的时间,即使是凌晨也会私下里来找他来送他,他也放心的期待队长过来,这便是只属于他们的十年搭档养成的默契。喻文州微侧了身背光站着,身形浸没在微薄的暗色的光线里朦胧得辨不清轮廓,然而只是那悠然扬起的柔和的声线,便足以让离开前的彷徨被熟悉的心安一点点取代,开始躁动的情绪也逐渐平息下来。
    “我不来送,少天不就打算偷摸溜了吗?”喻文州轻叹一声,无奈的笑着看眼前几乎淹没在大包小裹里的黄少天有如一座行走的人形行李山,一边费力抬头去看他,一边步履蹒跚地往前挪动着。
    伸手接过两个包拎着,顺便把黄少天别在衣领上眼看就要滑落的墨镜往上推了推,黄少天这才暂时腾出手来擦了一把额头的汗。
    “咳咳咳咳咳不能不能不能,我就知道队长你能来队长你这不是来了吗?哎对了队长你稍微等我一下。”喻文州有些好笑地看着黄少天支棱着被汗水打湿了的凌乱短发,一头又钻回屋里去抓了个东西出来递到他手上。他侧过身去,借着不甚明亮的灯光看了一眼,是个浅棕褐色的大信封,里面厚厚一摞把硬质牛皮纸撑得鼓鼓囊囊,顿时心下明白了个大概,浅笑着抬眼去看黄少天,黄少天不好意思似的挠了挠头,本就支棱八翘的刘海歪的到处都是。
    “队长,这个我本来是写给大家看的还寻思你们谁能找着呢但是反正队长你现在也来了干脆就直接给你吧。队长你回去和小卢宋晓景熙郑轩他们一起拆呗。那行了队长差不多就这些要说的我昨晚上全写了个遍我凌晨的飞机我得走了哎队长你记不记得上次去B市打八强经理就给咱们定的凌晨的飞机当时队长你都快困成狗了啊倒坐上就睡然后吃早餐的时候也没醒然后……”
    “少天趁我睡着替我把饭吃了对吗?”喻文州接过话去,看了一眼黄少天无奈摇了摇头又帮他卸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包,这才看那人手脚利索了一点掏出钥匙把一不小心带上的门开了锁又重新掩住。昏黄的光带顺着慢慢扩开的缝隙上攀抹开黯淡的痕迹,光影的摇晃随着那人修长手指的抽离逐渐平息。半掩的房门前房间里里仍是深夜静谧的模样,像是等待谁去轻轻走入,或是主人随时就会归来,却早已空空荡荡了无痕迹。
    “退役了啊……”两人并肩走着,终究是喻文州先轻叹出声。“少天,以后想去转一圈?”
    “嗯嗯嗯队长队长我之前就说了呀我要北京上海杭州南京的先玩上他一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呗。”说着手臂前挥上挑做了个拔刀斩,豪迈道:“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黄少天说到兴起紧着比划直到肩膀上的下坠感传来才蓦地,想起自己还挂了一身的包裹,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身体却已踉跄着失去平衡,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去。
    眼看就要摔个四仰八叉,黄少天想起自己塞得鼓鼓囊囊的背包心说反正摔不死,自暴自弃就准备躺尸,腰间却忽的被环入一双手中揽住,力道轻柔却足够将人拉回,隔着衣料隐约传来那人熟悉的温度。
    黄少天本来眼睛都闭上了,拎满了包的手在空中没扑腾几下也脱了力,老老实实的垂下稳住了身形。他后撤两步稳住身形把一边掉下肘部的背包肩带又往上提了提,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追上喻文州继续往前走。
    “哎呦我的天吓死我了刚才,队长多亏了你啊要不然我就仰过去了队长,哎队长?”
    黄少天走了两步,身边空空的没人应答,他艰难回过身去,见喻文州默立在方才停下来的位置上,没有动,也没有在看他。
    “走啦队长!队长你怎么了?”黄少天探寻着看过去,喻文州微低着头,刘海在额前投下模糊的暗影,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少天刚刚……躲开了……]
    “哎?什么?”黄少天听着这黯然响起的声音不由得心惊,他从未想过喻文州的声音可以低沉到这种程度,低哑喃喃声在静谧空旷的走廊里悠然回荡开来,让他胸口如有藤蔓在收缩着缠紧心脏。
    喻文州说的是什么,他又怎会不知道?
    [以前,也是……]
    “队长?”黄少天颤着声又唤了一声,心也暗自悬了起来,队长这是……
    骤然安静下来的走廊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良久,又或许并没有多久,喻文州轻咳一声,打断了几乎让人凝固起来的停顿。
    “啊,没事了。抱歉,少天。”
    声音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声线里仍略夹带了些沙哑,让黄少天隐隐不安。
    “队长?”
    “没事了,走吧,少天。”
    没事了……吗?真的没事了吗?没有让他解释或者安慰,方才未得掩饰的情绪就这样又被那人淡然带过了。该道歉的不应该是他吗?自己做过什么、队长说的是什么自己不清楚吗?
    即使是失去平衡的那一刻,他仍是在躲着喻文州伸过来的双手,后来被揽起的他,笑得热情,却骗不了自己忽视这半晌都还未平息的心悸。他在畏惧喻文州的拥抱,他畏惧那人的温柔,不是因为喻文州,而是因为他自己。
    队长明明很介意的吧,可是为什么又一次的放过了?又一次装作什么都未发生地回到原来的模样,真的可以吗?
    喻文州跟上来了,昏暗的光线来那人淡然的微笑一如往常,此刻却刺得他双目发痛。
    已经……不想再装下去了。
    通向走廊尽头的路仿佛变得无尽漫长,喻文州的背影也如同要融入那一片黑暗之中,黄少天却蓦地失去了跟上去的勇气,他知道喻文州如何也走得下去,但他,不行。
    “队长……”
    “少天?”
    “队长,我们……”
    “少天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走吧。”喻文州难得打断了他一次,语气也急促起来,但他还是决定,今天是他最后的机会可以做一次了断。
    再等下去,只会更糟……
    说了吧,现在就说。
    “队长你听我说,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想我想了特别多,我也希望我是莽撞了但是我没有队长,队长,我们……”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终于停下了脚步,稍微睁大了眼回头看他,他垂下视线不去看那人讶异的目光。那人唇角还蓄着一贯温柔的笑意,却惊得黄少天几乎想要落荒而逃。但是既然下定了决心,他便一定要当面和喻文州讲明。他又一次迎上喻文州如水的双眸,恋人眸底平静而柔到情深的笑意,无论有几分真诚在里面,今夜以后恐怕他都再也看不到了。
    “队长,我们……分手吧……”
    ……
    “少天?”
    “你在说什么?”优雅的声线抑制不住的有了轻微的颤抖,喻文州难以置信的回过身去直盯着黄少天的脸,却只看到那人躲闪着错开了目光。下唇绷紧着抿起,良久,才舒下一口气,喉间却是一片干哑生涩。“少天,你开什么玩笑?”
    “没开玩笑,队长,我是认真的。”黄少天勉强让自己朝向喻文州的方向,但他却不敢去迎上那人错愕的目光。说出“分手”的时候,有痛心也有惊惶,但终究是卸下重负的释然多过这些。他和队长,果然已经……
    “队长咱们别扭得太久了,不是队长你的问题,是我不对劲,我也不确定是怎么回事,每天和队长在一起我也很开心,但是咱们现在这样太奇怪了,而且我……”
    [别说了。]
    “队长?”黄少天下意识的瞄向喻文州,灯光下那人将双唇抿到苍白,刘海凌乱地搭在额前。
    [黄少天,不要说了,不要再骗我了。你都要走了,为什么还不敢说实话?]
    喻文州和他隔着几步的距离,蓦然吐露的字句却仿佛已将他推拒出很远,黄少天只觉双腿僵硬如同被钉在原地一般动弹不得。
    “队长,我哪有骗过……”本该习以为常的谎言此刻仍是滞涩在喉间,攥紧成拳的手指有酸胀传过,额角也被不知何时渗出的薄汗打湿出一片微凉。
    深深浅浅的笑声缓然扬起,浸透了冷意,像是指责,又像在自嘲,简单的将黄少天的支支吾吾打断。黄少天被这笑音激得脊背发凉,看着喻文州阴晴莫辨的脸色不禁失神,那人却忽的抬头直盯向他,目光似欲刺透双眼盯进脑海,将他一直以来有意无意的伪装片片剥离,直抵藏在心底的秘密。
    看透人心的审判来得猝不及防,黄少天不再尝试着去挣扎,积压已久的疲惫感将他淹没,他如同失去了移开视线的勇气一般木然与喻文州对视,将那人带着失望的了然看在眼底。
    自己终究是被看穿了,曾经发生的是掩饰也好欺瞒也罢,做过的事情一旦彻底明晰便已容不得分毫原谅,这样的结局正是喻文州一直以来刻意要躲避的,此刻却被他亲手揭开。
    他从未真正相信自己瞒得过那人,每一次撕毁机票或是删除来电记录也不过是以例行公事安慰自己的鸩酒。不安感日益跗骨蔓延,潜藏的愧疚在每一次喻文州对他温柔浅笑时悄然浮现缠上心尖,令他本该由衷欣喜的回应也愈发蒙上不自然的意味。
    即使如此,他也无法摆脱对那人的渴望,也无法忘记令人魂牵梦萦的一次次疯狂……
    [黄少天,你在和王杰希交往是吗?]淡然的只剩下陈述意味,便如失去了质问的意义之后,一切的疑惑都已落为只能坦明的事实,而那人邃如深海的眼底寂然不似寻常,如有暗流在深处汹涌肆虐,要将他卷携着拖入深渊。
    [为什么?黄少天,你告诉我。]
    “队长……”
    [我哪里比不上微草那个大小眼?]
    “没有……”
    [你说啊!]
    骤然抬高的声音惊了黄少天一哆嗦,有那么一瞬间他在担心会不会有人被他们两个吵醒,前方却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喻文州三两步便走到他跟前,下意识向后躲闪的身体被那人双手扣住,两肩传来的力道迅速加重捏得他骨头生疼,而喻文州的脸也在下一刻凑近他的耳畔,喷吐在颈侧的气息冰冷凝结,令他几乎打了个寒战。
    [少天,你说啊,为什么……]低哑的声音逐渐消失在最后,仿佛只这一句话便耗尽了那人全部的力气,捏住肩头的力道松懈下来,喻文州是半撑半靠在他身上才不至于倒下,而耳边的喃喃也只剩下一句,[少天,为什么……]
    “队长,我……”
    [不要骗我,我会知道。]
    “队长,和王杰希……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求他慢一点,但是和队长做的时候,我只想求你快一点啊!”

    !!!

    “我去去去去去!这什么鬼?!”黄少天惊得两手一松,然后手机吧叽一声砸在脸上。成功的收获了双重震撼的他眼前冒着小星星正缓着神,却觉身边那人动了一下,随即盖在脸上的手机被拣了起来。
    温和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很明显的笑意:“少天,你看什么呢?表情这么……惨。”
    “哎呦喂队长我没看什么,啊啊啊你别看别看!”眼见喻文州举着他的屏幕开始滑黄少天吓得一句话字数都没超过二十,却还是没能赢过那人的探究欲。
    “嗯?这是……”声线缓然上挑,黄少天看着那人唇角扬起的弧度吓得往被子深处又钻了钻。
    [OMG!死了死了……]
    “喻王黄?少天真是好兴致啊看这些东西,还……分手?”
    “什什什什么啊队长我庙压他药这分明是喻黄王!还有我怎么可能和队长分手去找王杰希啊,什么同人啊真是!”
    喻文州没接过话去,而是浏览几下就随手把手机关了屏幕搁在床头,笑吟吟地盯着黄少天的脸研究。
    “队……队长,队长你别这么笑着看我啊……”
    “少天,我做的时候,慢吗?”
    “什什什么?”黄少天没料到喻文州能问这么一出。[所以队长还是介意了吗?好尴尬的问题,他怎么回答啊?!]
    “不……不慢啊……”说完他根本不敢去和喻文州对视,脸颊上有明显的烧灼感传来。
    发烫的地方被那人微凉的双手覆住,深色的双眸撞进眼底,像要吸住他躲闪着的视线。
    “少天刚才,犹豫了哦。”
    “没、没有队长,我真心的!”黄少天单手覆上喻文州的手背,指尖为着那人的抚摸发颤。额头忽的落下轻羽般的一吻,他稍睁大了眼睛看去,却见喻文州欺上身来,随即床头的壁灯随着一声轻响熄灭,而微凉的手指已顺着他的小腹一路向上攀去……
    调侃一般,喻文州带着笑音的低语在耳畔倾落:
    “试一试就知道了。”

    ——————————————
    所以最后其实欢脱了
    是HE不是H
    ——————————————
    灰呀小鱼我终于更了(* ॑꒳ ॑* )⋆*
    十月二日的学校是个码字自习的好地方。
    不定时更新(*/ω\*)
    最后求个小红心儿小蓝手呗~(●'◡'●)ノ❤

     

    全职高手喻文州黄少天喻黄王杰希

    评论(8)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