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53

     

    蓝雨副队长的双十一有毒 下

    有上篇的,戳我头像或者链接去看吧(*/ω\*)

    http://dailyeatingfish.lofter.com/post/1e6ea0f0_11993ac1

    ————————————

      回想起过去一个星期被队长支配的恐惧,说是像在梦里也一点不夸张。
      当然不是什么好梦就是了。黄少天把手机推开在床上打了半个滚,透过额前揉乱了的发丝失神地看着天花板,清晨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有点刺眼。
      后腰被什么东西硌着,他掏了一把拎出一串钥匙,应该是刚刚忙着在床上折腾的时候从兜里掉出来的。他把钥匙链拎起来对着光,亚克力板上印着索克萨尔的团子图,团子周身萦绕的阴气被阳光透过照成了浅紫色。
      他记得当时拿到周边他盯着这个问队长钥匙链上面为什么只印头不印身子,然后慢悠悠给他串着钥匙链的队长微笑僵在了脸上。
      这种东西还真是挂哪都可以,队长的钱包链不也是挂了个夜雨声烦吗?头也有身子也有。
    如果以后和队长领证,是不是也在证上打个孔挂一个?让挂吗?
      ???自己又想什么呢OMG
      抻回了思路的黄少天迫切的需要正一正自己的脑回路,于是在大脑里展开了碎碎念:
      [我是男的,我队长是男的,他可以弯,我不可以弯,因为蓝雨正副队长至少要有一个正常人!]
      这样想来他真觉自己有一种肩负起蓝雨正面形象的光荣,又有一种牺牲我一个幸福全战队的悲壮,这么伟大的事不多喊几遍,黄少天觉得说对得起自己自己都不信。
      “我是男的!!!我……”
      敲门声在响。
      喻文州推门而入,憋着笑,和顶着一头乱毛滚在同样乱糟糟的床上的黄少天大眼瞪小眼。
      “噗嗤,少天,说什么呢?”
      “我说蓝雨正副队长至少有一个正常人,哎嗨嗨……”
      脑子!他的脑子呢?!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加深的笑意,内心在咆哮。
      
      “不是,队长你要相信我,正常人说的是你啊是队长,我是不正常的那个啊不对我觉得我也正常的咱们两个都挺正常的哎是不是队长你说是不是啊……”
      解释不清,黄少天很想多长两张嘴。

      但是队长今天怎么来叫他吃饭了?明明一个星期都没来找他。
      “因为这家今天开始有活动,早茶十款上新。”喻文州像看透他在想什么似的,从钱包里掏出广告单展开给他看。
      “哇塞虾卷哇塞队长他们家出虾卷了!我就说他们家虾做那么好吃干什么不做虾卷啊?哎这还有积分卡哎这是就剩一次了吗哇塞那吃完这次可以抽奖了赶紧的队长走走走走走走吃虾卷吃虾卷去……”
      
      店里人有点多,两人怕被认出来一直立着领子,直到落了座聊了一会儿觉得周围的人都在专注吃饭闲聊没有在往这边看才把外套脱了。
      “队长,队长我觉得咱们这么吃不合适。”黄少天饶有兴致的看着积分卡背面的说明。“不应该两个人一起来一起来只能积一次太不合适了应该你来一次我来一次这样就能积两次啦哎好像也不行还得两个人一起来一个人好像吃不了这么多……”
      看到这里黄少天还挺好奇的。
      “那队长你这些分都是怎么积的啊?你和谁一起来吃的?”
      “我一个人来吃的^_^”
      “我去!队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队长。”
      黄少天看着“十件计分”的说明,不寒而栗,觉得以后一定要谨慎确保队长吃饱,不然队长哪天饿了说不定能把自己整个吃下去都不用吐皮的。

      “少天去玩吧。”
      “哎!太好了队长队长我跟你说啊我要就摇摇个最大的回来!”黄少天站在店门口比自己还高一点的轮盘前,觉得全明星赛上要是也用轮盘摇号能比大屏幕摇号好玩不知道多少倍。
      “走你!”
        手抓住轮盘边缘轻盈扬起,渐变的色彩蓦地流转开,转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停在一个位置上。
      其实茶楼里的奖品大部分都是优惠券或者食物券,有点买N赠一的意味。
      比如黄少天现在就死盯着喻文州的脸看。
      “队长,你是不是和他们饭店的串通好了?”
      “当然没有。”喻文州笑得挺开心,拿过白斩鸡的食物券,和积分卡一起叠好放进钱包里。
      “下次再来吃吧。”

      此时此刻,[大写队长没爱了]讨论组里
    灵魂语者:“黄少怎么不闹腾了?”
    涛落沙明:“我去你还盼他闹腾?开黑来不来要来赶紧的。”
    灵魂语者:“拉我。”
    灵魂语者:“宋!晓!我说我要关羽了你能不能就别BAN他?!”
    涛落沙明:“蔡文姬多好撒,组织需要你。”
    灵魂语者:“我谢谢你啊(╯‵□′)╯︵┴─┴”
      ……
      黄少天放下手机沉默着,欲说还休。
      不知不觉间队长坐的离自己也太近了,明明床那么宽他杂物堆得也不(zhen)是(de)特别多,黄少天觉得队长现在歪歪头可以直接靠自己肩膀上补一觉,但是喻文州完全没有这个意思,反而拉开了一副下一秒就要执子之手促膝长谈的架势。
      甚至吓得他硬生生吞下去一个饱嗝。
      “…………队长?你……什么事啊?”
      “少天,我上次说的事情,你考虑了吗?”
      “考虑了,队长,我想开了我觉得可以。如果性能可以多提升点别说原谅色的腰带就是原谅色的帽子他夜雨声烦也能戴!( ・ㅂ・)و ”
      
      “那好,我和技术部的人说一声……”喻文州说着掏了手机。
      [呼……]黄少天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自己想太多了。
      “……看看夜雨声烦银装里能不能换个帽子。”喻文州翻着通讯录作势就要拨号出去。
      “我去!队长你别!”黄少天赶紧抬手去抢,喻文州笑呵呵地仍扬起的手腕被抓住,往后一带,黄少天当即失去平衡扑倒在怀里,两个人一起滚到床上。
      “队长你让我起来,队长你松手啊!”后腰被喻文州揽住,黄少天压在喻文州身上起不来,脸一直红到脖子跟。
      “少天不再考虑一下?”喻文州的脸离得很近,几乎要贴上自己的脸颊,轻柔的声线尾音扬起伴着温热的气息倾吐在颈侧,眼瞳中笑意平静。
      涟漪未起,汹涌埋在深处。
      目光在一片悲喜莫辨的深邃中沉沦。
      那一刻,黄少天第一次在一片平静的心绪中,正视着他对喻文州的感情。
      是不是……喜欢?
      而无数次被他抓狂犯二忽视掉的答案,以空前明晰的姿态浮现出来。
      队长在默默地看着他等他去想,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胡闹一般避重就轻地纠结,而队长比他考虑的实在多上太多。
      却又在面对逃避的自己时,还原成这样纯粹的姿势,等一个答案。
      眸光闪烁,相错又相合。

      “队长,我……我觉得可以。”
      喉咙发干,他看着那人的双眼说下去。
      “我们……交往吧。”
      深邃的眼底有什么绷得很紧的东西松开了,闪出一片熠熠辉光。
      “交往吧,少天。”
      揽住后腰的手又增三分力道,但自己好像不甚在意反而是释然地躺了上去,压在队长身上,好像也是挺舒服的一件事。
      
      END

    ————————————
    小鱼我居然有填坑的一天,旋转跳跃(* ॑꒳ ॑* )⋆*
    读作填坑,写作拖更(*/ω\*)
    多半是出于打字,时快时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慢
    头一次段前有双空格2333(为什么空格少然而小鱼觉得有一点意思意思就可以了?(被打死))
    ————————————
      番外[万万没想到]
     

     那年,黄少天情窦初开,涉世未深,那年,他以为贴在队长身上是一件挺舒服的事情。
     

     那年,黄少天并不知道,平日里思想健康温柔体贴外暖内苏进退有度坐拥八万万迷妹迷弟的蓝雨队长喻文州,私下里竟然是这样[哔—————]的一个人
      

    “哎队长你网购啊队长你看什么呢?”
      

     “玩具。^_^”
     

    ......

     

     黄少天至今难以忘记他看着满屏幕的[哔—————]的恐惧。
     

     以及接下来的一个月面对某宝满屏幕[哔—————]的推送的折磨。



    另一个番外


    [大写队长没爱了]

    夜雨声烦:“我去我出不去了你们快来救我!!!!!!!”

    夜雨声烦:“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快来快来快来快来快来!!!”

    灵魂语者:“?”

    灵魂语者:“什么情况?”

    夜雨声烦:“我在于温州Ad &vjlekkp#”

    灵魂语者:“黄少你为什么在温州你在温州哪里你说话啊”

    枪淋弹雨:“黄少是被绑架了吗我的天”

    灵魂语者:“快通知队长,用不用报警啊?”

    夜雨声烦:“哦,我没事了。”

    夜雨声烦:“在房间里。”

    夜雨声烦:[QQ照相]

    夜雨声烦:先下了啊,88

    灵魂语者:“……”

    灵魂语者:“黄少天别让我再见到你见一次我打一次,JJC”

    而郑轩失神地盯着聊天记录,竟是可怕的答案涌上心头。
    细思极恐。

     

    全职高手喻文州黄少天喻黄

    评论(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