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吃鱼

走肾走心
现在是一条忧郁的咸鱼了。
  1.  108

     

    喻文州门前的深夜客房服务


        H市某职业诱拐蓝雨工作人员的选手曾面露艳羡地透露过关于秦岭——淮河以北冬季的如下信息:窗外寒风凛冽,屋里春暖花开,室内温度可达二十二度,天上人间……

        “他说的你信?”郑轩怜悯地注视着身边不得不靠回忆取暖的蓝雨治疗一边提防着那人把手塞到他的领子里。

        “我信个鬼啊!太冷了不行了我要归西了!”徐景熙把冻得冰凉的手贴在郑轩的大腿上捂着,被那人伸手捉在掌心里,两个人一起在被子下面瑟瑟发抖。
     

       “以前怎么不知道B市这么冷?这暖器真出毛病了吧……”郑轩第一百次朝着身边靠床的暖器摸去,掌心一片温凉,不禁暗道一声“靠!”

        “郑轩,我的手在哪里你能感觉得到吗?”徐景熙的哀怨带上无辜的腔调听来就像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雪上加霜的冷笑话,而贴在腿上的手也丝毫没有暖转的迹象,郑轩只觉得从大腿处的冰凉向全身血管掠过一串又一串的寒噤,只好一边抖得难以自制,一边腹诽手先冻木的绝对不是现在叫得最欢的那个。

        “要不……去黄少那边挤挤?”

        “不!”徐景熙露出意料之中的惊恐表情,但郑轩觉得他还有劝一劝的余地。

        “就一个晚上,而且黄少他今天累了也得早睡,咱们不用忍多久……”

        “不行!”

        “我让你和宋晓睡一块……”

        “不行,郑轩,真的不行,你又不是没和黄少一屋睡过,你摸着良心问问?”

        郑轩暗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把大部分的底气随着这一口气一起叹了出去——亲临过黄少房间的他至今仍然难以忘记那一夜被黄少天前半宿梦呓支配的恐惧,以及后半宿黄少天睡得迷迷糊糊把他的床当成队长的床爬上来时他深刻的绝望。

        那么这将是他郑轩,为了徐景熙和自己不至于半夜冻死他乡所做的最后的尝试。

        “景熙,你看宋晓不是和黄少一个房间里住着呢吗?他都能挺咱们怎么就不能……”
        
        房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催得人肝颤,徐景熙最后留给郑轩一个“想都别想”的眼神,龇牙咧嘴地钻出被窝一路小跑过去开门。贴在门口的宋晓悄咪咪地溜了进来,笑容轻松得就像判了二十年的囚犯成功逃狱了一般。

        “哎呦你们这屋怎么这么冷?冰窟窿里刨的吗?”

        是!就为了放你进来我把自己在冰窟窿里滚了一圈!徐景熙钻回被子底下待着,一边瞪着毫无自觉左顾右盼的某人面露杀气。冰冷的眼神直戳着脊梁,宋晓后背发凉打了个哆嗦,整个人瞬间怂了。

        “你干嘛来了?!”

        “大哥!徐大哥!收留我一晚上,就一晚上!”

        “滚出去!”

        没过二十分钟,纵是宋晓兴奋如斯也待不住了,他把手游退了关上屏幕,坐立不安,目光不时瞟向旁边挤一张床看起来暖和得多的两人,蠢蠢欲动。

        “郑轩,你看……”

        “不行。”然而徐景熙早已看穿宋晓所想,十冻然拒。

        宋晓一个人裹着被子,泪流满面。

        又二十分钟,宋晓欲哭无泪,眼泪凝固在脸上。

        “你还行吗?虚不虚?”徐景熙看着宋晓快冻青了的脸,心生不忍。“要不你还是回去……”

        “不,我还能撑。”宋晓眼底一丝清晰可见的惊恐闪过,他克制着上下打战咯咯作响的牙齿,断然拒绝。

        终于,三人团团围坐,徐景熙苍白的脸上露出阴惨惨的笑容,道我们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这能挤下吗?五个人呢……”郑轩捏着掌心一片冷汗,不安地挪动了一下。

        “小……小卢个子小,挤得下。景熙说的对,只要我们趁着队长开门看见是我们没来得及关门的那一刻冲进去就准行。不难不是?”

        “可是队长要是睡着了不开门呢?”

        宋晓思考了一阵,旋即从冻僵了的脸上生扯出来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会开出一个让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某三名不愿透露名姓的蓝雨队员摸到了B市某宾馆一间普通的房间门前。

        然而,对他们来说这注定是一间与普通毫不沾边的房间,这间房间里,凝聚着他们三人对于温暖与宁静生活的深深的渴盼与执着不懈的追求,而此刻,希望的曦光正以前所未有的清晰姿态照亮着三人的生命,因为仅仅是站在房门口都能让人清晰感受到的几近灼热的温度正从门缝里汩汩涌出,六月流火,流金铄石,甚至门边的空气在三人眼里都有些扭曲的痕迹。六只盯向房门的眼中顿时闪出饿狼般的光芒,深夜空旷的走廊里仿佛听得见心脏在胸腔里扑通扑通地跳动。

        徐景熙把耳朵紧贴在那道隔绝了众人与暖空气的房门上屏住呼吸听了没到两秒就朝着另外两人连连点头,示意里面还有声音。三人心下大喜,他们心知现在屋里是队长说了算,只要队长没睡着,一切好“商量”。

        “梆梆、梆!”郑轩不轻不重地敲门,半晌,门没开。

        “没声音了!”徐景熙再次贴门静听,甚至不用小声说话眉眼中的惊恐就已透露了一切。

        看来队长今晚,拒绝接客?鸨A郑轩和鸨B徐景熙齐刷刷扭头,四道目光毫无遮拦地戳得饶是宋晓这样的老江湖也不由得老脸一红。他不悦地回瞪了一眼,几不可闻地清了清嗓子:
        “先生,请问您需要客房服务么?~~~”

        娇柔甜糯的女声,挟着恰到好处的娇慵妩媚,一开腔却起了霹雳般的效果瞬间惊倒了身边二位。徐景熙一脸难以置信地盯着身边这位抿着嘴唇的七尺大汉,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这个和自己同队多年的人。而如果这声音就是宋晓刚刚所说的那让人难以拒绝的条件,那么在这种条件面前队长会如何尺度反应他不好说,但换上他或是郑轩这样的单身狗,说不定真要窥门一睹“美人”“娇颜”。
         
        队长,如今你又将如何决策?你还是那个……我认识的队长吗?徐景熙默然低头,将自己掷入欲望与背德对立的漩涡,一时失神……
       
        而郑轩此刻想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担心一帮老少爷们难以活跃气氛?单身多年怀疑人生价值?生活中没有妹子不敢苟活于世?甜美萝莉音、傲气御姐音、娇柔人妻音、优雅名媛音、清新学妹音……八十二款女声尽在蓝雨宋晓,任您挑选。现在还等什么?只要998只要998蓝雨宋晓带回家……

        宋晓看着身边两个亲队友一个凝思一个傻笑一个低头一个望天,拿胳膊肘怼也怼不回来,不禁扶额暗叫要完。

        门内一声嗤笑传出,三人像被一棒打醒一般迅速回忆起了自己的来意,绷起身子个个做好了顶门的准备,预期中前来开门的脚步声却并未响起,恍然间三人以为自己听到了门里一声被堵了一半的呜咽,旋即喻文州的声音悠然扬起,声线里一丝沙哑听来倒真像是被蛊惑了一般。

        “哦?又是一个来客房服务的,那么少天,你是来做什么的呢?”

    END

    ——————————————
    闭关研习了一个月的小鱼,终于浮出水面
    (*/ω\*)
    梗源鸣谢 @大沐 ( ・ㅂ・)و ̑
    咸鱼不定时更新
    ——————————————
    最后求个小红心儿小蓝手呗(●'◡'●)ノ❤

     

    全职高手喻黄喻文州黄少天

    评论(7)
    热度(108)